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许勇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部分创作感言

2011-08-02 11:14:0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许勇
A-A+

  在《二小放牛郎》中,我努力以一个孩子般清澈、明亮的眼睛来观看画中的一切,与牛群一同走惯了的山路、脚下的砂土、两旁的巨石﹑野花﹑苦菜 ﹑山棘树﹑远处的河滩……身旁紧随妈妈的小犊儿﹑老牛身上的伤痕﹑牛犊杂嫩的胎毛……一切都清清楚楚,这是孩子所熟悉﹑喜爱﹑土地﹑家乡﹑生活﹑伴侣……

  但一瞬间,嗜血的恶魔闯了进来……

  “永矢不忘”是一块纪念甲午战争日寇旅顺屠城的匾,我无法忘记一个美国记者亲眼见到的那个被日本人钉在木板上的婴儿,忘不了上海大轰炸中那个坐在烟火中嚎啕的小可怜,忘不了靖宇纪念馆看馆老人亲口告诉我们日本兵是怎样把一个个婴儿当着他们母亲的面撕成两半,忘不了日本兵在强奸孩子母亲时顺手掐死旁边啼哭的孩子……还有,平顶山那从母腹中刚出世的婴儿竟是被耀武扬威的日本兵挑在刺刀尖上……

  我越来越明白那个一直考察日寇南京暴行的美国华裔女作家竟患上了抑郁症最终饮弹自杀。

  邓小平说“日本人欠我们的太多了……”李鸿章说“200年后东赢仍将危害中国……”因此“永矢不忘”应该是我们世代相信的警句。

  不要存在任何幻想,从来加害者对被害者的憎恨,都不合逻辑的远远超过被害者的憎恨,与魔鬼打交道,从来就无逻辑可谈,他们不是在改教科书吗﹗

  而我最希望的是我的这幅《二小放牛郎》能出现在我们小学课本上。

  我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一只落在枝头上的乌鸦,只要我一翘尾巴,人们就知道我想飞向哪里……既然没有什么“隐身草”可用来这遮挡我充满过错的肉身,那么,诚实、坦白,就是我唯一可能抓住的一根可以自救的的稻草了。艺术只不过是艺术家生活的副产品,我尚能认识这种宿命。我无法在自己的绘画和文字中美化自己。因此,真情、朴素和通俗就成了我终极的目标追求。我要用最简单和最直接的方式传达感受和表现自我。

  我愿意在生活中和在绘画中与所有的男人和女人们平等交谈,因为我深知,我所看到的,他们也看到了,我所体验过的,他们也体验过了。

  但愿在我的作品中永远没有云山雾罩的神秘和高深莫测的哲理。

  美院的课程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人体写生。女人——精彩的世界,当我第一次对着模特儿写生时,就感受到了这一真理。女人体上那神秘的起伏,变幻的光影,流动的色彩, 蜿蜒变化的线条——唤起了我空前的绘画激情。

  我的绘画创作,不少得益于来自动物画和女人体写生赋予的营养。我自认为:如果动物画构筑了我绘画最初的骨架,而女人体写生则日渐使之血肉丰满。

  未完成和缺陷,在美学中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恰似未完成交响曲和断臂维纳斯 。未完成和缺陷给人的启示是:自然和时间的磨砺,以及表现塑造上的余地,将艺术品带入神秘空灵的更高境界。

  画家只有通过写生去拥抱自然,捕捉生命,才能呼唤出自己。

  青春的女人体,无不显露出动人的曲线,S型节奏,表现了生命和运动的和谐。最富女性魅力的无多少细节干扰的蜿蜒起伏的背影。

  绝大部分杰出的画家都以这种或那种方法运用线条而取得某种效果。线条成了绘画最有生命力的因素,从某种意义上说,画家的风格,即画家运用线条的方法,即他的笔法。

  各个时代,一切种族,都把年轻漂亮的女性裸像作为绝对美的偶像。从整个艺术史来看,维纳斯是个永恒的存在,美丽丰满的女人胴体,一向以其至高的审美价值为艺术家们所追求。而动物画则很可能是人类绘画行为的发端,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原始岩洞绘画,都证明这一点。

  对着同一模特儿写生,画出来的各不相同,因为在这里加入了不同人的向往和追求,不同人的个性和气质,不同人的心理和生理历程……而最有价值的,就是这之间的不同,不同的就是生命。

  我是以一个异性角度来观察和描绘女人体,我热烈崇拜我所画的模特儿。在画的过程中,我从来就是激情多于技巧。

  作家常用动物来比喻对人的感觉,托尔斯泰在他的《战争与和平》里把少女索妮娅比喻成一只“不大不小的半大子猫”,贪玩并且天真;捷克﹒伦敦在他的《波波徒克的机智》中,把一个印第安姑娘描写成一只小鹿,她美丽温柔的眼睛,她灵巧的双脚……巴尔扎克把高老头的大女儿说成像一匹高大美丽的纯种马;蒲松龄在他的《聊斋志异》中塑造了那么多俊美,乖巧﹑善良﹑多情的狐狸少女……

  每当在画室中,女模特展开腰肢,周身散发出青春无限的美和魅力时,我才真的明白,为什么历史上留下了那么多不朽的艺术品,产生了那么多大师,巨匠。

  美丽的色彩和谐,迷人的空间暗示,引人注目的细节刻画,都能使人猝然一惊。

  画人体的技能是画家所必备的,通过人体写生来获得敏捷的造型能力,以人体作为理解大自然外形复杂的基础。

  在动物身上和人体中一样,蕴藏着大自然无穷的美。

  深入地熟悉和研究一下动物吧,这也正是深入接触和探索大自然的奥秘,对千姿百态的动物的研究,将扩大我们对美的领域的接触,丰富我们的艺术语言和表现能力。

  在写生中唯一应采取得是模特儿的自然姿态,任何智慧和摆弄出的动态和姿势,都会破坏人体各部分间的和谐关系。

  感情和表现感情的线条是不大容易伪造的,一个画家在画线条和色彩时,不知不觉的使他自己的性格和情绪流露出来,即所谓画如其人。

  技巧应该相呼吸一样自然,成熟的技巧应使画家自己和观察者都觉察不出。

  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天性、本能和偏爱,因为这些是发生在我头脑和记忆的最深处。因此我认为最好的文学是说真话而最好的绘画是写真情。

  素描正如一座建筑的地基,各家各派正如建筑的外形,你喜欢怎样的形式,就设计怎样的形式,但地基却必须结实。

  流动的生活,瞬间的气氛,变幻的场景,活的模特儿……要求画家采用尽可能迅速,简要,明确,强烈的手段直接的传达自己的感受。

  在写生中,“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劳动,其动力来自对生活和自然的热爱,因为只有热爱才能给予你以行动的意志,创造的激情以及持久的毅力。

  对于艺术家来说,真诚和热情是重要的品格,美是真诚中产生的,而热情为他镀上了金,于是就更加光辉灿烂了。

  我们操着画笔,运用线条和色彩来表达我们的感情,像我们操着舌头,运用嗓音说话一样,一切原始,十分自然的,无须造作和修饰,我们所需的是真诚的表达和自然的流露。

  在写生过程中,画家的行为带有很多自然的下意识的,天性和灵感的成分,这种成分越是在孩子和大师的行为中越占主要地位,因而也就越能在他们的作品中呼吸到醇香的艺术气息。

  速写和草稿具有一种透明和灵活的特质,最能表现画家的天才、特点和心灵。

  喜欢唱歌的人很多,却不一定都是好歌手,但毕竟所有的歌者都愿意在自己成长的地方为自己喜爱的人们歌唱,我的画作就是为你们献上的歌。

  我一向深信人们和自己的直觉,因此我确信我的真情能被理解,甚至我的笨拙也会被喜爱,“真诚”的“笨拙”是我为人和绘画的一大特点。

  我愿意用尽可能简单和尽可能直接的形式去表现自我和揭示主题。

  我究竟画了多少画和损失了多少画,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我从来就把绘画作为自己表达情感的主要方式。

  我的老师

  汉代石刻——气势深沉雄大,手法单纯简洁,高度夸张的汉代石刻所显现的心胸开阔,一往无前的气势,给了我深刻的影响。画像砖上个个生龙活虎,神采飞扬的骏马,特别是突出剪影块面的阳刻,在构图的布局和黑白构成上给予我巨大启示。

  唐三彩——造型雄伟、原始、色彩绚烂华丽,充分体现了东方盛世气势的唐三彩,以其鲜明特点,在人类鞍马艺术中独领风骚,它为我开拓了一个五彩缤纷、喜庆祥和的鞍马世界。

  鲁本斯和德拉克罗瓦——我喜欢鲁本斯对生命的那种富丽、健康的赞扬,更喜欢德拉克罗瓦笔下那狂放、张扬、激情四溢生命。在画马的过程中,我曾认真的学习和模仿过他们。

  吴道子和徐悲鸿——运用线条是绘画最具生命力的手段,而以顾恺之和吴道子为首的中国大师以及他们历代的继承者,特别是永乐宫壁画,在线的运用上给了我决定性的影响。我喜欢徐悲鸿的马,他所表现的那种奔赴国难的悲壮情怀总能深深的打动我。我认为,这恰恰是自汉代以来,整体民族精神的发扬。

  霍去病墓石刻和昭陵六骏——我热爱黄钟大吕的民族风格。我所追求的是大汉的 悍和盛唐的圆实。霍去病墓石刻和昭陵六骏所留下的汉唐古风,在我面前永远高耸巍峨,魅力无穷。经常给我一种不可企及的感觉,但更引导我永不停止地去攀登。

  我的课堂

  辽阔的蒙古草原——我喜欢驰骋于辽阔草原,矮小膘捍的蒙古马——这种能够适应恶劣生活条件的北方马种,体形瘦俏,机敏灵活,富于变化,特别入画。在马群旁,蒙古包前,那达慕上……我从未停过画笔,甚至在风霜雪雨中,我也从不放弃记录他们的机会。

  北方农村的大车队——我喜欢身负苦役跋涉于田间的农村马。“文革”后期下乡劳动,我有幸曾有过三年赶马的经历。在此期间虽然未曾动过笔,但我却认为这是我最珍视的一段经历,就像有些人曾当过兵,打过仗……

  鞍马画

  如果说在画马上我有所建树的话,那就是我对鞍马画的表现。与我的前辈徐悲鸿所处的国难当头的时代不同,我是生活在祖国繁荣昌盛的新时代,在画马上我无法达到他的那种奔赴沙场的悲壮。而我渴望追求的是饱满、充实、积极向上的盛世气魄。

  我在致力于一种属于自己的样式——构图平稳开阔,笔墨清新明快,色彩富丽斑斓,一种雅俗共赏,健康喜庆的民间情趣。

  谈谈技法

  多年的创作和教学经验使我体会到,以“抛砖引玉”为目的的技法谈是可取的。因为严格的说,技法象指纹一样具有“惟一”和“不可重复”的性质。你只能说,我是如合做,而不能一厢情愿的让别人和后来者也如何做。

  我觉得应提出的是:

  第一, 向你喜欢的大师(不是所有的大师)学习,“喜欢”就能证明你身上必定会有他们的精神基因。

  第二, 追求你向往的风格,因为“向往”必定与你的性格、气质有关。

  第三, 热情地拥抱自然,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召唤出你自己。

  对着同一匹马写生,画出来的却各不相同,因为在这里加入了不同人的向往和追求,不同人的个性和气质,不同人的心理和生理历程……而最有价值的,就是这之间的不同,不同就是生命。

  小品画

  中国画中小品画是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单纯、轻松、简洁、空灵是小品画应有的特点。

  画家的小品恰似作家的随笔,应当随时表达画家的笔法和心境。

  我在画小品时比较注重动感和生气,但在笔墨情趣上我却有很多不足,而笔墨情趣恰恰又是小品画的重要因素。

  画马

  听母亲说,有匹天马不知闯下什么祸,被天神砍下了头,而他的身子就奋力逃到我家村子附近的一座山岗上化为巨石。从此这座山岗被命名为“石马岗”。当我四五岁刚能记事时,常去这个山岗,带着一种糊涂,莫名的崇敬和同情,呆呆的仰望着这匹巨大的无头的石马……

  也许就因儿是这种模糊的记忆,是我与马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学生时代到教学、创作,写生……在几十年的艺术道路上,我从未离开过马。 恰巧我妻是属马的,所以我的同事玩笑的送我个联曰:“爱马,画马,一生伴马。”

  真的,我对画马有着执着的偏爱,我多次奔波于昭乌达和锡林郭勒,反复涉足于辽西和辽南……或夜以继日的呆在马棚里,或长时间的伫立于塞外的寒风中……我用画笔追逐过牧民的坐骑,农民的车队和欢蹦的小驹……在我的主题画、历史画、连环画的创作中;在我的油画、小品画甚至没有中标的纪念性雕塑稿子中……马一直是作为重要的角色出现。我早把画马当作不可抗拒的欲望和命运接受下来,为了儿时的记忆,为了家乡,母亲和那尊无头的石马,我常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石马岗人几个字。

  草图和素描稿

  让思绪通过线条和黑白在纸上漫游, 充满激情和憧憬上下求索……是创作的早期行为,也是画家最惬意的时刻……因此,创作草图和素描稿往往比界定分明的画面更具魅力。画家常常未能体现第一感觉和最初的印象而困惑。未完的东西常比完成的了的包含的内容更多。草图和素描稿的价值就在于——他能体现绘画的过程,是还在成长的活的画面。

  草原札记

  “我一向认为我的艺术是我的生活的副产品——是我遇到、感受到和对大自然及人的无限的爱,是我看到的一切。”——摘自罗克威尔•肯特《我的 艺术观》

  夜行

  锡林郭勒大草原的夜是这样的黑,这样深,除了身旁的两个旅伴和脚下模糊的看不到几步远的微微发亮的公路外,别的什么也看不见。夜越来越黑,越来越深了,我们的背包变得也越来越沉,背带像是已陷到了肉里。步履艰难,隆起的沟辙和地上的土块把我们拌的踉踉跄跄。

  在开始的一段路上,两个年轻的旅伴还热衷于让我给讲故事……但,当我发现杰克•伦敦的《一块牛排》和《热爱生命》也不能驱走他们的沉默时,我也沉默了……这时,三个人的脚步声,仿佛更加深了这种沉默。

  忽然,我的那个16岁的小伙伴抽泣起来,偏偏这时风又刮了起来,这给我们的旅途又增加了一层困难……怎么办?找个蒙古包宿下吧!于是我们向远远的时隐时现的灯光走去,向随风传来阵阵的狗吠声走去。但,我们什么也没找到,一切像梦幻一样,这样下去,我们怕迷了路,于是又摸回原来的公路,咬紧牙关走下去。

  由于出发前吃了变质的肉馅饼和喝了过多的冷茶,当我们第三次坐下来休息时,我的肠炎发作了,腹部痛若刀扎,我努力站起来想继续上路,可是办不到,一阵阵头晕又把我抛到路旁。

  我们冷得要命,三人紧紧偎依着,用画夹挡着风,而风越刮越凶,呼啸着,把我们的沉默也吞没了。

  当东方透亮的时候,我终于被同伴们搀扶起来又上路了,胃肠的疼痛有增无减,像是随着移动的脚步结成一段一段。每迈一步都是难忍的煎熬,但我还是一步一步……走下去!走下去!

  “敖特!”伙伴们呼喊起来,我举目向他们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离公路五六里处坐落着三个蒙古包。

  我记不得是怎样迈进毡房的,也记不得是怎样倒在毡垫上……但,那张美丽、端庄、年轻圣母一般的脸和那热情、慈祥而又悦耳的嗓音却深深镌刻在我的记忆里,“巴达依代!……”她一次又一次地把浓茶、热奶送到我的面前。

  第三天,我被载上牛车,裹在厚厚的大皮被里,由一个中年牧民顶着白毛风送上路。

  大草原的风雪是恐怖的,我们像掉进白色的深渊,茫茫白雪包围了一切。

  车缓缓地前进着,牛身上结着厚厚的冰块,我深深地藏在皮被里,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这个出生于温暖海滨的生命此时竟这样萎缩。

  我探出头来看了一下赶车的牧民——恩布和他那张轮廓清晰、深褐而透红的脸,在这白色洪荒世界的衬托下,显得那样美,那样严峻,与这恶劣而又壮丽的大自然是如此协调,如此相映生辉,恰似同时出场的两个勇敢的角斗士。

  是啊!他们才是大草原的主人!

  暴风雪

  清晨,开始下雪了,飞舞的雪花使敖特周围显得更美、更活跃了。

  雪落在毡房上,勒勒车上,马背上……落在去年的枯草和今年萌发的新芽上……雪,给所有的东西增添了崭新的色彩。雪花徐徐地、零散地飘落着,显得那样轻盈,那样温柔。谁能觉出天气会有什么意外呢?男人们都跃马奔向牧场了。

  老天爷竟是这样翻脸无情,下午十点左右,风雪吞没了一切,我好奇地走出毡房,想领略一下大自然的威力。一出门,风就对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刮走了我的帽子,我向前追了几步,见它落下的地方是那样陌生,那样不可思议……顷刻间它又被吹了起来,我又追

  上去,风雪终于将它卷上天,消失到白色的空间里……当我回顾身后的毡房时,不见了!眼前汹涌滚动着一片茫茫白色。我立刻感到自己是这样孤独,一切对我是这样陌生,像落到了无名星球……

  毡房里很冷,风暴把飞雪从—切可能的缝隙里硬塞进来。我们的女主人——新婚的美丽娇小的琪琪格手托下颏,心神不宁地呆坐在炉旁。

  是啊!虽然是萍水相逢,我们也在为她的巴特尔——那个热情、好客、身材高大的马倌担心,不知他和马群现在在哪里?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风暴越来越骇人了,毡房里也越来越暗淡了,琪琪格两眼闪着泪花,一动不动地呆在那里,像一座悲哀的雕像。

  在这次风暴里,仅西乌珠穆沁地区就损失了两万多头大牲畜,有十几个牧民丧生和失踪,很多地方像劫后,像战场,牛马尸骨堆积如山。

  酒

  在离开西乌旗白银花公社时,我搭上了一个拖拉机。

  “做什么的?”同车的一个高大的草原人操着生硬的汉语问我。

  “画画的!”我做了个手势回答。

  “瞎胡闹!”在他那充满酒意的脸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讥嘲和疑惑。

  中途打尖时,我一直认真地观察着他,他像是酒意很浓,听旁边的人说他已经整整喝了一夜。他摇晃着脑袋斜依在毡床上,一面弹琴,做着鬼脸,一面大声地唱着民歌,声音虽然沙哑,但是雄厚有力,唱得尽管谈不上好,可是很有魅力……

  我发现他也不时地满目猜疑地打量着我——这个异乡人……

  他往我杯子里斟满了酒,不大友好地斜瞅了一眼。

  在喝酒之道上我是少有的低能儿,我回看了他一眼,心里想:“为了对草原的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又给我斟第二杯,表情温和多了,我又看了他一眼,心里想:“为了对游牧民族的深情”——再干一杯。

  第三杯,第四杯……记不得到底喝了多少,可有一件事我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记得当时这个高大的草原人与我亲密地拥抱在一起,用蹩脚的汉语叫我“朋友”、“老师”,大声喊着“友谊”……

  他的个子比我高不少,我仰面看着在那万里晴空映衬下的他那雄伟、庞大的身躯,心里真是无比激动。

  后来,当我知道我的这个朋友就是乌珠穆沁草原上牧民们所讴歌的英雄摔跤手都仑江的第四代孙时,他的形象更加迷人了。

  摔跤手的故事

  蒙古包里,一片昏暗,在摇晃的油灯下,老伊德木把我们带到了遥远的年代:

  马头琴响起来了。

  “晚上的七星,黎明时出现。

  乌珠穆沁的都仑江啊!

  像中午的太阳般明亮。”

  “都仑江是西乌珠穆沁摔跤手,体重二百九十斤,力大无穷。在一次比赛中,他把东苏旗王爷的摔跤手摔死了。死者的鬼魂不服,夜里又来找他较量,整整又摔了一夜,鬼魂又败北了,这才最后认输。”

  “还有一个叫布忽木的贫苦牧民,也有千斤之力,搬家时竟把蒙古包和老母亲一起背走。他在西乌旗初露锋芒,王爷想阻止他参加摔跤比赛,就放出两匹疯骆驼在路上拦截他,第一匹骆驼被他打掉了下巴,第二匹被他把两条前腿扭到脖子下……于是,他到了比赛场,大

  获全胜。

  后来他在北部比赛,赢了五十六旗全部摔跤手,在胜利归途中被王爷派人暗害。

  死后,埋在哈乌拉的颜加河边,人们发现他的胸廓是整块的,野狼以他的胸腔为巢穴,竟然下了三窝狼崽子。”

  这些带有传奇性和神话色彩的口传故事,把我带到一个更强烈的民族精神的真实之中,显然,这是一个崇尚“美”和“力”的民族,是一个崇尚琪琪格(鲜花)和巴特尔(英雄)的民族。

  蒙古人和蒙古马

  套马开始了,上百匹半野生马四面八方地飞奔着,扬起一片片尘土。

  几十个骑士呼啸着,追逐着,一个个像流星划破云层一样在马群中穿来穿去。

  一匹神龙似的白鬃野马甩掉马群,向湖边飞驰过去。

  “上去!阿拉布吉!”一个中年牧民催促一个剽悍的骑手,于是,阿拉布吉驾着他的海骝马箭也似地追了过去。

  逃啊!追啊!蹄下扬起两条长长的烟尘,逃啊!追啊!两条烟尘越来越接近了……

  套中了!啊?!套马杆脱手了,顽强的逃亡者又把骑手甩掉了……

  逃啊!追啊!两条烟尘再次接近了!阿拉布吉弯腰攥住了马尾,转身一扭,白龙马被摔倒了……终于,它就范了。

  休息时,我面对着阿拉布吉写生,这是一张草原古老的马上民族特有的脸型,高大的颧骨,强有力的下颏,一双雄鹰一样的眼睛,瞳眸呈黄绿色,比深褐的脸色浅得多,他鼻子很高,鼻孔狭长,鼻翼张开,眉宇间和额头上的皱纹深而厚,薄薄的嘴唇刚毅有力……

  这张脸,内容如此丰富,像一本打开的书,它使我想到了茫茫草原,成群的野马,严寒和暴风雪,深沉的马头琴,充满豪情的摔跤和赛马……使我联想到他们的曾一度席卷过欧亚大陆的祖先……

  “嘎达梅林找到了!找到了!”他,就在我的面前。

  由大草原回来的路上,我久久不能平静,坐在颠簸的车上,心里情不自禁地呼喊着:

  “真诚地去生活吧!去热情地拥抱自然和人类吧!勇敢地接过生活的美酒,干了它!干了它!它将赋予你激情,你将会得到艺术。

  (为创作《嘎达梅林》连环画而深入草原的生活日记摘抄 1982年5月)

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主要作为艺术信息、艺术展示、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以世界文艺为核心,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旨在传播艺术,创造艺术,运用艺术,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

联系电话:400-601-8111-1-1地址: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

返回顶部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许勇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